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TikTok没有屁股

作者:随家仓研讨会,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13年,旅美学者梁建章取经归来。西行虽然漫漫,但好在归国三年后,梁建章凭借16笔大额投资并购,彻底摆平了去哪儿。

TikTok没有屁股

作者:随家仓研讨会,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13年,旅美学者梁建章取经归来。西行虽然漫漫,但好在归国三年后,梁建章凭借16笔大额投资并购,彻底摆平了去哪儿。

携程自此开始了汹涌的国际化布局,中国游客出境游,成为了携程的重要支柱。

大胜之余,企业家梁建章在专栏中提出了一个论断:国际互联网巨头难以赢在中国。这一潜台词是,中国的市场你们进不来。

立足中国、攻取全球,至少在2016年是中国企业家的共识。这个逻辑颇有些论持久战的意思,反正国际巨头打不进中国的深山和丛林中。

今天,携程传出了考虑退市的消息,原因正是地缘政治风险升级和疫情对业务的打击。

从实际业务和资本布局来看,梁建章第三次救携程,走的还是三年前的判断:遇事先回大营。

孤悬海外的Tik Tok此时此刻想必有些羡慕携程。人人都在打国际化的大旗,但人人又都有退路可走。

唯有Tik Tok除外。

中国互联网企业打起国际化的大旗,有两条路。

多数企业的路,是立足本土市场,派几只游击队带着钱出去扫一圈。能打下一个寨子就扎下来,扫不到就投资一个。

如果两者都没有,就拍两张照片就跑,比如共享单车。

这一条路的出发点,是根据地逻辑。1928年3月,毛泽东在《中国革命的特点》中明确提出,革命要有根据地,就像人要有屁股。

展开全文

根据地建设是中国人最耳熟能详的竞争策略了。即便是海归精英如梁建章,也明白人要有屁股的道理。携程虽然要搞国际化,但服务的还是中国游客,海外的民宿里住着的也是中国年轻人。

这一条路行得通最好,如果行不通也没关系。

2016年,李彦宏也曾公开说过,百度的下一步是国际化,还弄出了百度国际化业务受到各路点赞的新闻出来。

其实大家都知道,百度敢提出国际化的口号,是因为自己家的根据地,别人确实进不来。

这条国际化之路,也与更高维度的国际化道路暗合:本土市场别人轻易进不来,但别人的大门却是打开的。这就是后发优势。

字节跳动发布了一则措辞极为谨慎,以至于可以多方解读各表一枝的声明:

“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但我们仍然坚守全球化的愿景,不断加大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地市场的投入,为全球用户创造价值。我们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也会积极利用法律授予我们的权利,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但我们仍然坚守全球化的愿景,不断加大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地市场的投入,为全球用户创造价值。我们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也会积极利用法律授予我们的权利,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其实,字节跳动是有根据地的,抖音+今日头条+林林总总的APP,总归也是前三名。

但TikTok的屁股不在国内。有用户才有根据地,先有华为手机在国内的销量,才有全民力挺华为的雄壮。

而TikTok是什么?

甚至于“字节跳动“这陌生的四个字,至少在很多网民看来,屁股也是不在国内的。开篇第一句话,其实是向资本市场和其他国家的喊话,但在国内舆论的根据地上,这无异于开场就声明自己“忘本”。

国际化是字节跳动高估值的金字招牌。这也是张一鸣为什么要在声明和内部信中,继续高举国际化大旗的根本原因。

只有抖音和今日头条,字节跳动仍然是那个TMD里面序列里的排头兵,而很显然,张一鸣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有几家互联网企业敢于拍着胸脯说,能在与国际巨头、本土创业者、贸易保护主义者和官僚的无差别格斗中获得领先?

TikTok一度证明了一种难度更高但更成功的出海模式,这是比阿里、腾讯、携程这些上一代企业更野心勃勃的。

这有点儿奇怪。曾经由西方世界推动的国际主义理想,却被一家中国互联网企业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而践行了起来。

而今天的困境则证明了,TikTok这种在海外平地而起的国际化,极为难得也极为脆弱。

商业其实不是主宰全球化的根本力量。过去的全球化建立在一套西方规则基础上。谷歌和Facebook之所以成为国际巨头,很多人忽略了背后的国家因素。

是有全球影响力的国家成就了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而不是相反。

怀着悲悯来看,TikTok在2020年以来的所有努力、探索,都带有一丝宿命论意义上的悲壮。这理应是近几十年来全球化理想落幕的标志之一。

从TikTok开始,出海可能不再是什么充满诱惑与雄壮的词汇。真实的商业应当像今天的携程一样:主动退回国内,至于出海,则应该被限定为“把中国验证的服务、模式和商品,借着国家影响力的东风向特定国家地区输送”。

经此一役,想必滴滴也正战战兢兢在考虑,如何在国内国外讲述两个版本的出海故事。

字节跳动在国内遭遇的种种质疑和嘲讽,证明尽管“走出去”的口号喊了一百多年,但普通国人需要的不是真有一家中国企业走出去乘风破浪,他们需要的,只是一家企业表现出某种“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民族自强戏。

从这个角度看,80后张一鸣比起60后的马老师,还是少了一些社会阅历。

毕竟,直到今天,在阿里巴巴对外塑造的神话中,“阿里收购雅虎”都饱含了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喜庆。尽管很多人至今也没意识到,那桩生意的实质,是雅虎收购了阿里。

如果是曾经的马老师来主导TikTok这艘船,这个商业故事在舆论上的朝向,或许应该是:

字节跳动出售TikTok,拿美国人的软件赚走了美国人的钱。

黄家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天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nmbdg.com/3860.html

作者: Littl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8480@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