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收紧签证引众怒 特朗普遭科技巨头围攻

在和硅谷处好关系这件事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总是找不到平衡点,阴差阳错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又前功尽弃了。在颁布了限制外籍劳工进入的签证禁令后,特朗普如今就收到了五十多家科技企业的“诉状”。的确,对于这些科技巨头而言,人才是第一要义,比如,去年拿到了3000多个H-1B签证的亚马逊直言,这是“目光短浅”的行为。

在和硅谷处好关系这件事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总是找不到平衡点,阴差阳错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又前功尽弃了。在颁布了限制外籍劳工进入的签证禁令后,特朗普如今就收到了五十多家科技企业的“诉状”。的确,对于这些科技巨头而言,人才是第一要义,比如,去年拿到了3000多个H-1B签证的亚马逊直言,这是“目光短浅”的行为。

收紧签证引众怒 特朗普遭科技巨头围攻

52家企业发声

特朗普的被起诉历史里又多了一条。当地时间8月10日,包括亚马逊、Facebook、苹果、微软、奈飞和Twitter在内的五十多家公司美国科技公司提交了法律文件,支持起诉美国总统特朗普暂停发放H-1B等工作签证、限制部分外籍劳工入境的行政令。

诉讼由这起诉讼主要由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在加州发起,共有52家公司签署了支持该诉讼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文件(amicus brief )。资料显示,该协会是美国最大的制造业工业贸易协会,代表了50个州各个工业部门的14000家小型和大型制造业公司。

在该文件中,亚马逊、Facebook等科技巨头表示,特朗普的这一行政令是基于“虚假的假设”,签证限制将损害美国企业,导致雇主在美国境外雇佣工人,并进一步损害本已陷入困境的美国经济,“美国企业眼下有必要在境外雇佣需要的人才来完成工作”。

不满源于今年6月。彼时,特朗普签署了行政命令,宣布暂时禁止新移民通过持有一系列工作签证进入美国,包括H-1B、H-2B、H-4、L-1及特定J-1签证。这些签证主要由美国国务院签发。该限制措施于6月24日生效,一直持续到今年年底。

特朗普的理由很简单,为美国人保留工作。特朗普政府宣称,在新冠疫情全面爆发的背景下,此举将为受疫情影响的美国失业者提供就业机会。

“这很符合特朗普一贯的政策导向,”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南枝指出,提升本国就业率是他的一种说法,但的确也可能是考量之一。更根本的还是在于大选,进一步收紧签证、移民的政策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迎合选举,特朗普的基本盘就是反对移民、外来劳工的。

特朗普前脚刚签完,后脚就被硅谷此起彼伏的口水声“淹没”了。苹果和谷歌等科技公司反对称,“移民不仅推动了技术突破,创造了新的企业和工作岗位,还丰富了美国人的生活,”与此同时,谷歌发言人何塞·卡斯塔内达还表示。“美国的持续成功取决于公司能否获得来自世界各地的最佳人才。尤其是现在,我们需要这些人才来帮助促进美国的经济复苏。”

展开全文

封闭的熔炉

“民族大熔炉”,曾是美国文化的代名词,对移民的包容、对多元文化的兼收并蓄,是其主要特征。但很明显,这个曾经的“熔炉”正在一步一步走向封闭和极端的民族主义。

根据《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的估计,特朗普的这项禁令将影响大约52.5万外籍人士赴美,包括自4月以来被禁止入境的17万绿卡持有者。

这似乎意味着,在这一禁令的影响下,美国能释放出50多万的职位提供给美国本土民众,但在硅谷大佬们眼中,或许这并不能弥补签证禁令下高技能人才的空缺。

H-1B签证,针对高技能劳动者,每年颁发8.5万张,是美国高技能、技术人才的主要补充渠道,也是互联网科技企业们围攻特朗普的主要原因。资料显示,该类签证需由雇主申请,雇主必须在六年内为签证持有者申请永久居留。持有H-1B签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三年,然后可以再延长三年,6年期满后,如果签证持有者还没有获得永久居留,就必须离开美国。

美国科技行业是H-1B签证获得者的最大雇主,特别是硅谷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数据显示,2019年,“计算机相关职业”的员工占美国所有H-1B签证持有者的65%。同时,微软、英特尔、谷歌、苹果和Facebook等公司去年通过H-1B签证引进的外籍劳工数量都排在了前15位。比如,亚马逊在2019年至少收到了7500份H-1B签证申请,而谷歌和苹果分别提交了超过6500份和3500份申请。

而特朗普对签证的一刀切,无异于切断了科技企业们重要的人才来源,人才是第一生产力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作为此次法律文件的签署人之一,FWD.us总裁托德·舒尔特在声明中直言,“我们国家经济安全和增长的未来源于勤劳的移民的贡献—而不是将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是我们国家经济引擎基石的人口作为替罪羊。”

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21日,美国商会(USCC)就联合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美国零售联合会(NRF)等多个行业协会就这一行政限制令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代理国土安全部长查德·沃尔夫提起了诉讼。

群起而攻之

恼羞成怒的不止是对人才孜孜以求的美国企业们。 印度软件和服务业企业行业协会Nasscom就此表达了抗议,敦促特朗普政府将此次禁令的期限缩短至90天。

印度的确在轮冲击波中受伤最深。美国移民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在目前的H-1B签证持有者中,印度人占比约72%,来自中国的签证持有者占比13%。而这两个人口大国同时也是技术人才的输出大国。

在这个问题上,印度裔的谷歌公司CEO很有发言权,他发布推特称:“移民为美国的经济成功做出了巨大贡献,使其成为科技的全球领导者,也成就了谷歌的今天。我对这一公告感到失望,我们将继续与移民站在一起,努力为所有人扩大机会。”

作为危地马拉的移民,总部位于匹兹堡的语言学习应用公司Duolingo CEO兼联合创始人Luis von Ahn表示,“如果这种反对移民的立场继续下去,我们将不得不把工作转移到其他国家”。

已经有国家打算坐享渔翁之利了,比如,越来越受到青睐的加拿大。根据风险投资公司Inovia的研究数据,2019年有22家获得风投支持的旧金山湾区初创企业在加拿大设立了办事处,超过了2009-2016年的总数。2020年上半年,有超过10家初创公司也选择在加拿大开设办事处。据报道,加拿大政府特意在硅谷花钱买了广告牌,上面写着,“H-1B有问题?瞅瞅加拿大吧!”

事实上,无论反对声浪多么高、虎视眈眈者有多少。特朗普对于移民的态度短期内可能很难有转变。

“现在确实是处于大选期间,特朗普需要迎合保守主义选民的诉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孙成昊表示,这些人大多为本土白人,是他的铁杆选民,现在他的选情不太好好看,虽然最近有反弹,但总体还是落后于拜登,因此他的策略主要还是要抓住这些铁杆选民,而后者的诉求就是反全球化、反移民。

魏南枝提到,现在美国大选已经不是以前那种争取中间派的打法,都在争取让自己基本盘下的更多选民出来投票。

另一方面,孙成昊也指出,特朗普本身也对移民、外籍劳工不太友好,他一直认为他们是导致美国社会动荡不安的主要原因,反对移民的态度强硬,之前他还曾对墨西哥移民出言不逊。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自2015年至2019年,美国政府发放的非移民签证数量已经连续第四年下降,从1090万降至870万,被拒签的人数显著增加。

至于现在科技企业们的反对会不会对特朗普造成影响,孙成昊表示,要看这些科技企业的游说能力,不过,以硅谷的这些企业本也并不支持特朗普,一直是倾向于民主党的,所以效果也不好说。魏南枝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科技企业的反对可能并不太会造成显著影响。

在孙成昊看来,大选之前,特朗普可能还会延续这个强硬的态度,大选之后由于没有了竞选的压力,可能会在政策方面有所软化。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黄家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天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nmbdg.com/4154.html

作者: Littl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8480@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